2019年10月4日,武威作家、学者李林山老师因病离世,是武威文学与史学界一大损失。林山老师的新交旧友以及读者,纷纷写诗作文悼念。平台选取部分古浪作者的诗文,集中发布,以示对林山老师的怀念。

  10月4日上午,忽闻李林山先生意外离世,先是惊愕不已,后是扼腕叹息……两天来,林山先生的音容笑貌不时浮现在脑海,在微信群里和朋友圈看到不少怀念林山先生的文章,怎奈面对一群舞文弄墨的朋友圈不敢轻易敲字写作,但不表达对林山先生的思念之情又于心有愧,深夜里搜肠刮肚对着手机,寄托对林山先生的哀思。在我和林山先生是在10年前相会一次。林山先生带一个年轻的记者专程从武威日报社前来我康复医院采访报道。工作之余免不了吃顿午饭,依照男人们的惯例,酒肉之时更能打开话匣子深入对方心田,林山先生给我的感觉是面色胥黑,不修边幅,全然没有大记者的架子和文人雅士的清规戒律,当地人的话“不讲究”,连坐的车都是租来的“红蛋蛋”面包车,吃的是农家菜,喝的是地方酒。真如群友所说,林山先生酒量很是一般,中华网!三杯酒下肚,便海阔天空高谈阔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浓浓的凉州腔热情豪迈,难免称兄道弟大有相见恨晚之感。采访报道登出之后,还特意打电话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自此常常关注先生的作品,也和报社的其他记者及朋友们谈论起林山先生,我和大家一样都深感林山先生挖掘凉州历史,弘扬凉州文化用接地气的文字,把历史还原为生活,鲜活有趣,通俗耐读。我想这和先生接地气的性格不无关系吧!在关注林山先生作品的过程中,2018年的一天看到先生的《武威汉代医简的前世今生》一文。因为近年来拜省中医院张延昌教授为师,研读《武威汉代医简》并用之于临床,申报立项了科研项目,所以对《武威汉代医简》也有一定的了解。林山先生的文章依林山先生之性格难免对《武威汉代医简》有溢美夸张之处。所以我产生了找机会亲自当面讨教林山先生对《医简》的研究细节。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成为一个永远的悬念。

  下午打开尘封已久的报夹,寻觅林山先生的文章,竟然发现一路走来,我和武威日报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我的处女作《苦涩的芹菜》发表,给我病残失意后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还是全省自强模范到全国自强模范的新闻报道,每成长一步,武威日报都入影相随。从早年的胡林山、学辉、全基、生虎,文灿.......到武平、爱玲、秀芳,还有一些我没有记住名字的 年轻记者都给了我一直以来的支持!借此机会我深深怀念感恩林山先生!祝林山先生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病痛充满欢笑和豪爽!也祝武威报社的老师们保重身体幸福安康!

  李林山,凉州人,中华诗词学会、中国诗歌学会、甘肃地方史志学会、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武威市二届政协常委,武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供职武威日报社。出版有长篇历史小说《牛鉴》(团结出版社2010)、文史专著《醉卧沙场君莫笑》(兰州大学出版社2004)和《武威旧事》(大众文艺出版社2013)、《凉国搜神记》(山东画报出版社2014,与刘瑞生合撰)、《鸠摩罗什在凉州》(2018中国文史出版社),诗集《孔雀集》(中国文献出版社初版、山东画报出版社新版)、诗歌理论集《诗词札记》(与翟书元合著 文化艺术出版社2014)、《李蕴芳诗注》(2015年4月山东画报出版社)等,《凉州土地志》(2009,与王继中合撰)。现业余重点从事佛经、易经古籍研究整理和西北史地文献辑佚,兼创作系列历史小说。2011年,获甘肃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达云传》《余阙传》《昙本金光明经集注》《周易辨画校注》即将出版。读